碳排放离国家立法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发布日期:2012-12-19
   作为我国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工作的7个省市之一,深圳市日前按照11月份出台的《深圳经济特区碳排放管理若干规定》(以下称《规定》)对第二批300家企业进行了碳核查,以迎接2013年碳排放权交易工作的正式启动。
 
就在深圳市手持《规定》这一“尚方宝剑”,轰轰烈烈开展碳核查工作时,国家层面仍旧因为缺乏碳排放的法律法规,而无法确定碳配额和市场参与者的交易规则。
 
碳排放全国性立法看来迫在眉睫,但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相关专家纷纷表示,碳排放全国性法规的出台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深圳立法引全国关注
 
2012年11月,在被确定为碳排放权交易试点一周年之际,深圳出台《深圳经济特区碳排放管理若干规定》,这是我国首部碳排放权交易法规。
 
“深圳作为改革开放的龙头,将碳排放与碳交易进行立法确实值得赞扬。”多年从事气候变化研究的中科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研究员王铮表示,深圳立法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他同时表示,开展碳排放交易之前立法,不应只是深圳一个城市在做,全国方面的立法也应有所行动。
 
据了解,我国已成立四个碳排放交易所。各地方政府出于利益考虑,纷纷抢占先机,先行建立交易所。然而,表面的火热难掩交易的冷清。相关法律法规的缺位,成为制约交易规模扩大的原因之一。
 
今年11月在上海召开的第二届外滩金融法律论坛上,有关碳排放全国立法的问题再度成为焦点。其间,上海能源环境交易所副总经理钱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没有法律作为保障,政府针对完不成减排任务企业的处罚将无从下手,整个行业的发展也将受限。
 
碳配额管理将成难点
 
作为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建立的前提,减排总量与碳排放权配额的确定至关重要。
 
“如果碳配额不能科学确定与分配的话,通过碳交易实现减排,就会盲目。”王铮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据深圳市政府公布的消息,深圳现在每年将减排4000吨二氧化碳。“如果按照深圳占全国GDP的比重,4000吨的总量还是比较偏低的。”王铮说,试点工作过后,正式实施时减排任务比现在要重,以后推进可能会很难。
 
碳排放权的分配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全球最大的国家间交易市场——欧盟碳交易市场也曾走过弯路。
 
据中科院政策所副研究员邹秀萍介绍,欧盟在碳交易市场建立的第一阶段采取了根据企业历史排放情况来分配碳排放额度的方式,后来逐步转向融合排放历史、行业技术水平、平均排放量等多种分配方式。
 
在邹秀萍看来,未来我国在制定碳排放全国法律时,究竟按哪种方法来确定额度值得研究。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研究员庄贵阳也表示,碳排放权配额设置的基准不好确定,“有些企业自己都不清楚排放过多少碳,配额设置在进一步细化时,要考虑成本的有效性,考虑到公平与执行的阻力等等”。
 
短期内不可能全国立法
 
全国性立法的尽快出台,对于我国碳排放交易市场的规范至关重要。我国碳交易试点明年将全面开展,碳交易权的全国性立法短期内能否实现?受访专家均表示不可能。
 
“碳排放的立法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工作,需要有管理制度等软件与硬件的配套,先从试点来做然后推向全国,这样能少走很多弯路。”熟悉欧盟碳交易市场的邹秀萍表示,欧盟也是走了很多弯路才建成了有关法规。
 
碳排放权交易法律与其他既有法律的关系也是专家关注的问题。“是作为部门法还是行业法?与其他法律的关系也要确定一下,跟《可再生能源法》有什么关系?跟可能设立的《气候变化法》有什么关系?”庄贵阳表示,从现在来看,距离碳交易的全国性立法还挺远。
 
王铮则认为,全国碳排放配额的确定是强制性立法的前提。“等国际谈判确定了我国的碳排放配额才可以考虑立法,不然的话,大家都没有积极性。”
 
他同时表示,“如果国际谈判进展顺利,估计三年内能实现全国立法。但现在开展立法基础的实验,是完全必要和非常及时的”。
 
《中国科学报》 (2012-12-18 第1版 要闻 记者 孙爱民)